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白鹤草堂

对自己负责,对自己所爱的事业和人负责!因为我的学生,我的生命如此的精彩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一个热衷教育事业的普通教师,在自己平凡的岗位上,利用小小的班级在实践着自己的教育理想,追寻着教育的草根化研究!自从教以来一直担任班主任。“严在当严处,爱在细微处”、“让学生走得更稳更远!”是其班主任工作理念,以自己人格魅力感染着学生,也诠释着自己追求的教育理念:用品德熏陶品德,用情感提升情感,用意志调节意志,用灵魂塑造灵魂,用人格培养人格!

网易考拉推荐

追梦(22)班励志教育读本(选三)只需去战斗  

2012-05-04 16:14:56|  分类: 励志教育读本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
追梦(22)班励志教育读本(选三)只需去战斗

标签:即使在无尽的黑暗中,我也敢微笑着独自前行。
只需去战斗
——谨以此文献给那些在艰苦环境中仍不颓其志者
【作者简介】朱海涛,男,1985年出生,现于北京某国防装备集团任工程师,为所在单位最年轻的项目组长。本科与硕士(本校保送)皆就读于哈尔滨工业大学金属材料工程专业。期间参与多个科研项目,并担任过校刊执行主编、校团委部长、国家教学评估校长秘书、系主任助理、社会实践团调研负责人、红学社长等职。除科研论文外,发表各类散文、访谈、史评等十万余字。
呓语
米兰·昆德拉在《生命不能承受之轻》开篇曾反复论述轻与重,我很喜欢这段辩证。那么就让我“东施效颦”一番,思考一个简单命题:公平与不公。
世界自开辟就有天与地之分,我们从出生就有穷与富之别,有贵与贱的分别,有聪明与愚笨的分别,有出生在高考录取率极高与极低地区的差别。对于这种差别,太多人在怨恨,怨恨自己的父母贫穷,怨恨自己的相貌不出众,怨恨别人的聪明,可这些怨恨并没有改变我们的处境。
      那么出生富贵者,惊艳倾城者,聪明绝顶者,对他们就一定是公平的吗?没有了贫穷就缺少了奋斗动力,没有了普通就陷入了过多的诱惑,有了聪明可能让你过于浮躁而一事无成。总有人更聪明,有人更漂亮,还有人既聪明又漂亮,那又有什么,我们需要的不是选择对自己是否公平的环境,而是在已有的环境里创造最大的成绩。
      这个观念伴随我至今,生活(包括高考)是一场个人的战斗。更现实地讲,贫寒之家总是占大多数,认为自己处于艰难环境者也为数众多。在环境无法改变的情况下,结局只与个人有关。
    那好吧,就让我讲述一个从贫寒之地、从高考录取率低得可怕的省份走出来的人的故事。
蒙太奇
        十年前的家乡,贫穷就像空气一样侵入每个角落,任何一点资源都会引起激烈的竞争与幕后的操作。教育也是如此,我初中升高中时,升学比例是1:7,如果抛开各种人为因素,靠分数来升学的比例应该低于1:10,那些没有进入高中的孩子就只得去打工。
      通过1:10的选拔,我来到了高中。这又是一个什么样的环境呢?近千人的学校,却长宽不过一百米;所有教学都在学校唯一的两层小楼上进行,冬天教室冷得让人发抖;几十人共一间宿舍,睡觉时拥挤得以至翻身都困难;每个月会吃半个月咸菜,另半个月吃食堂里没有一滴油的菜(为了让正在长身体的我们吃得下去,食堂在菜里放大量的辣椒,以致我们都上火严重);没有浴室,一年四季里洗澡都在露天进行。
      然而我从未埋怨,即使今天我坐在北京繁华的写字楼里,仍然视这样的生活为一种公平。
在《荆轲刺秦王》里,小小的嬴政必须走过一座高达十丈的独木桥,才能吃上饭。嬴政说:“那刺骨的寒风啊,冻得我几乎走不稳路。但每天都有一个小女孩对我说,过来,你过来,不过来就没饭吃。”对于我而言,知识与上学就是通往外面世界的独木桥梁,我必须每天都提醒自己要走过去。 
 狙击
         2001年,16岁,我坐在窗边,告诉自己:高三来了。
我从山村里走出,已经很艰难地冲杀出中招这道坎。我不能中途倒下。所以我很早就进入高考状态。买不起参考资料,我在高二一直在不停地看课本甚至背诵。到高三的时候,我喜欢的化学书中任何一个数字我都能说出。高三时候学校会免费发放试卷,那些成堆的卷子对于我而言不仅不是负担,反而让我欣喜:终于可以在这么多试题中大显身手了。于是我每天都规定自己起码做完两套试卷,一年时间几乎未间断。虽然很多人都反对题海战术,但是我想这也因人而异,起码对于我,题海战术很奏效,尤其对我的英语而言。我高二时英语一直稳定地保持在可怜的六十分左右(满分150分)。到了高三,我通过大量的试题练习,然后进行归纳总结,错误修正等,短短半年已跃居班级前十并保持到高考。
现在每当看到QQ上的昔日同窗,我就想起那时候的我:每天早上我会六点准时到教室,十点半准时离开,中间除了吃饭你会发现我一直都在那个排满了桌子、堆满了书籍的教室内。我会一天不和任何人说活,即使吃饭也等大家都吃完了我再进食堂,这样我就不用排队,省下了学习时间。我的休息时间甚至也是以文言文和诗歌自娱。
      长期的劳累让身体付出了代价,那个高三的冬天就如同梦魇一样,我脆弱的身体已经无法抵挡教室的寒冷,于是我开始严重咳嗽,整天身体都在低烧,头昏昏沉沉的(现在看来应该是严重的支气管炎),这样的症状持续了一个冬天。父母在外,我也不懂照顾自己,竟然在没去医院的情况下,我就像一只打不死的小强一样挺过去了。
在这一年里,我就像一个狙击手一样,瞄准着高考,分分秒秒都紧扣扳机;我又像穷19年光阴在监狱挖出逃跑隧道的安迪(参见《肖申克的救赎》)一样,时刻都铭记自己的目的。我并不聪明,但是我愿意去努力。不管这个努力别人是否会耻笑,我愿意为我自己的目标付出每一滴汗水。这年高考,我在全县一千多人的考生中位居第八,梦想离手边咫尺。
惊变
这个世界上总是有无穷的惊奇在等待着你,它们有的让你欢乐无穷,有的让你跌入黑暗,我们常常把它们称为命运,这点在雨果的《悲惨世界》里体现得淋漓尽致。当然,16岁的我虽然同情冉阿让,但也碰到了痛苦的命运。在我还为高考分数满意时,第一志愿落榜的消息却悄然而至,碰到诡异的分数线,七分之差,足以把我打入另一个深渊。
转辗反侧,整夜失眠,邻居们羡慕的眼光渐趋复杂,一切都已成定局。我只能接受现实,选择了第二志愿——另外一所重点大学。
在那所古城里,我享受着古王朝气息渲染出来的味道,宽大的护城河边恍惚还有战士冲杀的呐喊,高高的城墙上依稀有将军远眺的身影,故宫里还有宫女的胭脂气息在回荡,街边的酒旗已随风飘荡了千年。在这一年里,我经常骑着自行车游荡在城里,贪婪地看着那些优雅的遗迹。也多亏了这一年,高中几年一直在透支的身体得到了很好的休息,再次生龙活虎。 
再战
        在这所大学的近一年里,我越来越清楚,所在的师范专业与我志向过于不符,如果继续下去,除了浪费学校的培养费用与优惠政策,我不会做出任何成绩,而我占用的资源也许能让另一人成长起来。并且我内心伤口仍未愈合,我不能忍受这么多年的追求就这样毁灭,我不甘,不甘。在还有两个多月新一轮高考就要开始的时候,权衡各方原因,我决定重新参加高考。但是这不仅要瞒着家人(他们肯定会激烈地反对),而且要做好再次失败的打算。这样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决心,对于一个十七岁的少年何其艰难。
      我记忆犹新的是,在办理退学手续时,学校很不理解,也对我万分质疑和反对,从而造成了办手续的过程极其复杂。但十七岁的我决心已定,不理会任何讥讽。两周的时间里我为此坐了七趟火车(每次7小时,临时出行,都是站着)。在火车上,那种对未来的恐惧浸透了十七岁的血液,以至于现在我还时常从这种恐惧的梦境中惊醒,大汗淋漓。
      再回到原来的高中,看着熟悉的景物,我知道自己只有两个月的时间了。这两个月时间我不仅要重新捡起尘封近一年的课本,而且要面对新的考纲,很艰难,但我最终还是在最后一次模拟考中拿到了第一名。
       而考验还没有结束。这次高考,背负太多的我异常紧张。想不到的事情出现了,我前面的考生边做题边低声哼歌(几次提醒都无效),给我带来极大的困扰。第一天的考试非常糟糕,尤其平时很少低于140分的数学,在紧张与扰动中半小时没有做出一题,最后两道大题没有做(最终分数只有110分)。考完回去,我躺在宿舍,一直试图稳定自己的心神,直到睡着。第二天考试我迅速调整自己的心态,将精力集中于试题,发挥正常;这一天的英语与大综合以三门来算的话,平均分近140分。最终结果未过于失常。这得益于我的一个性格特点,即使出现了最坏的情况,也不会轻易放弃,而是努力将损失降低到最小。正是在这关键的临门一击,我接受住了考验,努力才没有付诸流水。
填报志愿时我非常谨慎,估出的分数和实际分数只相差两分。在拿到哈工大通知书后,我去河边坐了一下午。 
回首
        2273名/35万。前者是2002年我高考全省总名次,后者是当年河南省考生人数。
       832名/50万。前者是2003年我高考全省总名次,后者是当年河南省考生人数。
       网上查到2008年河南高考的录取数据:90.5万考生,本科录取率为20%。
      老家听来的消息:本县十年以来近两万高考学生,至今未有一人能考入清华、北大。
好吧,就让我们回到开始,这一切都让我,我们,去明白什么是公平。对于公平与否只有一个恰当的答案:面对现实。
真的强者,对于不管如何残酷的现实从来都不会低头,残酷只是挑战,而不是深渊。我两年高考的成绩都未能挤入前160名(清华北大在河南当年招生人数总和)。虽然我未能取得一个辉煌的成绩,但我还是想讲述一个永不低头的故事,一个咬着牙奋斗的故事。曾经的坎坷与痛苦,都已经随风而去,留给我的,却是永远值得庆幸的磨砺。
那些英雄
克劳塞维茨在《战争论》中写道,“要在茫茫的黑暗中,发出生命的微光,带领着队伍走向胜利”。
我们生活的这个世界,只需用差异来区分,而无所谓公平与否。所以我很少羡慕别人的生存,只愿完善自己的生存。即使如同王小波笔下那个“特立独行的猪”,我也愿意随着自己心中的梦想而活。只要有梦想,艰辛自是挑战,痛苦也成磨练,挺过了那些黑暗,你反而会收获更多。
       没有任何一种观点与经历是普适的。我只希望在讲述我的故事时,那些愿意去奋斗的人,那些正在某种沉重而艰苦环境中生存的同学,那些即使在最黑暗的时刻也用自身行动来证明心中梦想的人,让他们看到他们并不孤独,他们有这样一个同行者,他以十七岁的单薄之躯独自走过了曲折的高三,他用自身的经历说出:战斗,战斗,战斗到最后一刻。
      总有这样的一些人,他们从最艰难的黑暗中走出。如果你正在黑暗之中,共勉之:吾之所向,一往无前;愈挫愈奋,再接再厉。 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7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